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情感

徐恩是谁徐恩如何评价国共谍战

发布时间:2020-02-15 17:54:28

徐恩是谁 徐恩如何评价国共谍战

上世纪40年代国共再次合作,徐恩曾在重庆碰到李克农时,神色尴尬地说:“你看,你们都把我的头发给整白了。”

把敌特组织“拿过来”

中央组织部党务调查科的办公地址,原在南京丁家桥中央党部内。徐恩曾感到那里太乱,便选定中山东路五号,建立起一个以他和机要秘书为中心的秘密机关,把这里搞成自己的大本营。

三杰“帮”建情报机构

徐恩曾是个纨绔子弟,整天在舞场和妓院里鬼混,几乎把什么事都推给“心腹”钱壮飞。调查科迁入新址后,凡是送给徐恩曾的文件、电报,都由中央党部转送到这里来,而首先看到这些文件的当然是钱壮飞。因此,特务机关的“绝密”文件,在中央的办公桌上同时有了一个副本。

后来,陈立夫、徐恩曾进一步提出不仅要搜集的情报,而且要收集其他党派和政治势力,特别是反蒋派和反陈派的情报。李克农、钱壮飞、胡底根据特科的指示,“帮助”陈、徐在南京、天津建立起一套以通讯社形式出现的情报机构。这套情报机构的指导机关是“长江通讯社”

,设在南京,由钱壮飞直接负责;同时在南京设立“民智通讯社”,由胡底任社长。后来,胡底被派往天津,在那里成立“长城通讯社”,“民智通讯社”的社长则由钱壮飞兼任。胡底在天津搜集到的各种情报,均由这个通讯社作掩护,用密码发到南京钱壮飞处,再由钱壮飞转给李克农,然后经陈赓转给周恩来。从此,钱壮飞便主持了全国的最高特务机关,李克农主持了在上海的特务机关,胡底则掌握了北方各省的情报。

钱壮飞奉命调查张学良

徐恩曾对情报的需求同样很迫切。钱壮飞、李克农等人也给这位顶头上司提供了许多“情报”,不过,这些“情报”大多是一些经过整理了的“材料”而已。

1930 年中原大战之后,蒋介石非常想了解张学良的动向,几次派情报人员出关,均被张学良起用的日本特工搞掉。不得已,只得动用钱壮飞,命他组织一个小组去沈阳。中央特科除派胡底一同前往外,还特派情报科科长陈赓前往协助。他们拿着的钱,到东北旅行一星期。陈赓利用这次机会,视察了中央特科在东北和华北的工作,并为中央带回许多重要的秘密情报。从东北回来后,李克农和他们一起写了份4万字的报告。钱壮飞将报告交给徐恩曾后,徐仅看了一部分便连连惊叹“了不起”。

特务头子徐恩曾的称赞和惊叹绝非故弄玄虚,而是因为钱壮飞这次东北之行,的确获得不少“情况”。首先,由于东北地区党组织的帮助,特别是李克农、陈赓等人的具体筹划和组织,该报告提供了东北军的详细情况,其中固然有闭门造车的内容,可也有许多实情。更重要的是,他们这次东北之行,还在东北建立了一套能够源源不断地取得东北地区情报的系统。

李克农只身护送刘伯承

钱壮飞为取信徐恩曾,也的确费了一番工夫。为打消徐恩曾的疑虑,他除采取其他各项活动以投徐恩曾所好外,还特地将夫人和两个儿子接到上海一起生活。徐恩曾不仅对钱壮飞提供的情报确信不疑,而且对钱壮飞的为人也颇有好感。

徐恩曾虽然将钱壮飞视为心腹,但有一件东西,却紧紧抓住,不曾放手,即他同高级官员通报用的密码本。这东西就像是徐恩曾的护身符,每次外出时,他总是把这东西带在身上,珍藏在贴身衣服的口袋里。没有这个密码本,最高统治集团的核心机密便无法搞到。后来经过精心谋划,钱壮飞利用徐恩曾一次赴宴的机会,终于复制了这个密码本。顾顺章叛变时,正是凭着这个密码本,钱壮飞才得以及时了解全部情况,从而使中央免遭灭顶之灾。

像钱壮飞在南京的做法那样,李克农以上海无线电管理局为掩护,把所得的情报全部送交陈赓。与此同时,李克农给徐恩曾的情报,凡属于有关我党活动的,大都夸大其词,不着边际。徐恩曾对李克农送去的那些情报,也从不怀疑,一律照转上去。李克农还护送了党的许多干部,并帮助党组织输送许多地下工作者打入敌人内部。当时,许多重要干部前往南京,皆由他护送。1930年初,刘伯承前往武汉指挥暴动,由李立三当面交待李克农护送他经由南京去武汉。事后,蒋介石及其他特务机构虽然也掌握了刘伯承离沪的情报,但他们万万没想到是李克农只身一人将刘伯承送往南京的。

特务头子徐恩曾只得认输

从1929年底到1931年4月的一年多时间里,李克农、钱壮飞、胡底活动在敌人的心脏,出色完成了把特务组织“拿过来”的艰巨任务。过了将近30年后,徐恩曾写回忆录谈到钱壮飞时,还惊骇不已地说:

的地下组织机构非常严密。我上任后的开头几个月里,就像在黑暗的洞穴里摸索着的瞎子,然而到这一年(1930年)年底情况有点突破,开始摸到了秘密组织的门道……我得悉捕获顾顺章的消息时,极为兴奋,命令立即将其递解南京总部……顾说,我的手下有一个最能干的工作人员保管着我们的绝密文件,此人实际是一个的间谍。他是我的秘书,我在1928年建立第一个商业的无线电台时,便雇用了他,并在我手下工作近三年时间。我过去一直认为他是一个工作勤奋、忠诚、有能力的年轻人。他从不多说话,也从不打听他工作范围以外的事情,熟练地执行我的命令。我确实怀疑,这样一个模范职员会是的特务。报告捕获顾顺章的密电是由他译出的,又是他把译出的报文交给了我。我希望顾是在撒谎,但是我派去寻找他的人回来报告说,我的职员已经在前一天早晨偷偷地溜走了,我才相信顾顺章所说的话是真实的。

徐恩曾这一过失,使得他的顶头上司陈立夫十分恼火。直到1980年7月2日,在写给他人的信中,陈立夫还以责备的语气说:“其时双方做渗透工作,无孔不入,可均兄(即徐恩曾)录用钱壮飞为一大疏忽。”

上世纪40年代国共再次合作,徐恩曾在重庆碰到李克农时,神色尴尬地说:“你看,你们都把我的头发给整白了。”摘编自《红色警卫》叶健君 李万青 主编 湖南人民出版社

北京德胜门医院咨询电话是多少
常德市第三人民医院预约挂号
福州好的治疗白癜风医院
济南正规治疗白斑病医院
鄂州比较好的男科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