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生活

【梧桐小说】假面人

发布时间:2019-09-13 04:12:04
熊苏苏一边洗着衣服一边哼着自己随口胡编的陕南小调:“我命苦来我命苦,一辈子没嫁个好丈夫。人家的丈夫光光堂堂脸儿白,我的丈夫麻子疙瘩何首乌。......”
“嘿,没想到你也学会在背地里骂人了!”
突然听到丈夫的声音在跟前响起,熊苏苏被吓了一大跳。
丈夫走两年了,总说回来回来,可一直没有回来。是不是今天回来了?
熊苏苏抬头一看,哪里有丈夫的影子?原来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站在她的身边。
真见活鬼了,为什么这个男人的身材和声音都和丈夫一模一样呢?丈夫程守业也是这么高的个子,也是那么一种带着磁性的声音。所不同的就是程守业是满脸的麻子疙瘩,而眼前的这个男人却是个风流倜傥、神情飘逸、白白净净的小伙子。
熊苏苏有点儿慌神,脱口说道:“我骂人?我骂谁了?”
小伙子诡秘地笑着,眼睛透过熊苏苏敞开的领口直刺熊苏苏的胸脯。
熊苏苏慌忙拉拉衣领,遮住脖子下面裸露的地方。然后站起身来,大大方方地问:“请问你找谁?”
“我就找你。”小伙子回答,眼睛一直在熊苏苏的身上睃来睃去。
“你找我有啥事?我男人不再家,我不接待任何客人!”熊苏苏果断地说,与下逐客令没有两样。
小伙子涎着脸没有动弹,一股股熊熊燃烧的 从他的眼睛里喷了出来,一阵阵粗重的呼吸声就像老牛喘气一般直喷到熊苏苏的脸上。她很熟悉这种神态,也很熟悉这种声音。当初程守业偷食她的禁果的时候就是这种神态、这种声音。
熊苏苏的脸当时就热了,心也“砰砰”地跳了起来。自从程守业走了以后,她已经有两年多没碰过男人了。有时候她也想找男人说说话,也想男人来碰碰她,但一想到程守业那张令人望而生畏的麻脸,她就把自己禁锢起来了。她有点怕程守业。
俗话说,矮子离心近,麻子心眼多。别看程守业是满脸麻子,人却聪敏绝顶,手段也残酷无情。当初程守业要娶她为妻的时候她是一百个不愿意,谁知程守业却用数万元的巨款买通她的母亲先破了她的身子。她记得很清楚,那天她母亲借故要回娘家,叫她一个人在家看门。要走的时候却嘱咐她晚上把门留着,说她晚上还要回来。她信以为真,就把门虚掩着上床睡了。刚躺下,程守业就来了。程守业早有准备,也早就知道她睡在哪里,所以一上床就把她压在了身底。她拼命反抗,终是无济于事。程守业血气方刚、力大无穷,不费吹灰之力就进入了她的身体。她先是感到一阵疼痛,接着就感到有一股灼热的岩浆射进了她的肚子。她几乎昏厥了过去,但程守业却优哉游哉地走了。
程守业刚出门,就听母亲问程守业:“得手了?”
程守业说:“得手了。”
母亲说:“那就好,选个日子就把她娶回去。”
程守业说:“如果她不愿意咋办?”
母亲说:“放心吧,皮也破了,血也流了,她不嫁给你嫁给谁?”
山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,失去了童贞的姑娘是很难嫁人的。即使嫁了人,也是一辈子抬不起头来。熊苏苏认了命,只得嫁给了程守业。
程守业虽然是麻子,脾气却很倔,自尊心也很强,两年前熊苏苏仅骂了他一句臭麻子,他就生气地走了,并且说,如果不混出个人样来,就不回来见熊苏苏。还说,如果熊苏苏敢在家里偷人养汉,他就回来杀了熊苏苏。所以,熊苏苏一直严守妇道,从不越雷池一步。
现在,一个漂漂亮亮的小伙子就在身边,并且正心旌摇荡地要和她成其好事。但她却不敢,也不是完全惧怕程守业,还有做人的道德和传统的古训在约束着她。她正正规规地看着小伙子,义正言辞地说:“你走吧,别想打我的主意。如果再不走,我可就要喊人了!”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小伙子突然大笑起来,“好一个严守妇道的女人,我果然没看错你!你看,我是谁?”
小伙子突然在脸上一抹,一张麻脸就露了出来。熊苏苏失声叫道:“程守业,果然是你!”
程守业嘻嘻笑着,搂住熊苏苏就亲了起来。
正在这时,几个陌生人突然从天而降。其中一个陌生人抢过程守业手上的人皮面具说:“程守业,你被捕了。你利用人皮面具来掩盖你的麻脸,到处撬门砸锁,拦路抢劫,奸污 ,无恶不作。今天总算了还了你的本来面目,跟我们走吧!”
程守业的麻脸扭曲了,无可奈何地戴上了铐子。

共 1597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作者用一个丈夫带着人皮面具回来调戏,试探妻子的故事,表现出一个山里女人孤独与躁动的心,在心里活动的描述方面颇有功力。一个山里女人痛苦的生涯表现的很有感染力。感谢赐稿梧桐文苑。【编辑:江南铁鹰】
回复1 楼 文友: 2014-09-08 11: 8:18 谢谢老师!急性心梗的心律失常是什么
小孩老流鼻血怎么回事
幼儿小便黄
孩子上火吃什么药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