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生活

天下一锅烩 第三百五十八章 出口

发布时间:2019-09-24 16:18:28

天下一锅烩 第三百五十八章 出口

“我刚刚以为我们正在往墙上撞,但是走在近旁才发现,这些孔明灯所在的柱子之间别有洞天~”

就在若水还沉浸在震惊中时,站在一旁的李显开口了,他的脸上还带着些许心有余悸的表情。

“问题就在于……阮太妃他们知道这个坏消息么~我们现在需要跟他们汇合啊~不然就算有命出去,就凭我们俩的这身打扮,铁定会被当成难民轰走。”

穆廖东指了指自己的肥肚子,原本捆在上面的衣服早已经磨去了七七八八,肚子上的擦痕清晰可见,还带着未干的血迹和砂砾,就连若水看了都感觉疼的很。

不过到底还是皮糙肉厚,穆廖东连眉头也没皱一下。自从看见了那口石棺之后,他就再没有往前走一步。之前被这棺中的尸体攻击了的场景还历历在目,他现在已经实在没有力气了,鬼知道若是再中一根针,他还能不能有命出去了。

“我们走吧~我想,再坚持一个时辰,我们就会找到出口。”

若水沉默了片刻,突然信心满满的说道。

“你怎么知道?”

穆廖东问。

李显不知道也就算了,他可是操着祖宗传下来的罗盘,如果有发现,第一个发现的人也应该是他才对,为什么这个看上去文文弱弱的小丫头怎么就老是能走在他的前头?

“喂!说实话~你祖上是不是也是寻宝者?”

穆廖东突然放低了声音,对着若水挤眉弄眼的说道。

关于寻宝者,其实是盗墓贼对自己这个行当的别称。他们干这一行,自然不会自己承认自己是贼,所以只有真正的寻宝者或是寻宝者的后代,才会使用这种称呼。

原来穆廖东不仅是祖上对风水有研究,而是彻头彻尾的盗墓贼,这可是就连自以为知根知底的李显都不知道的事。不过这盗墓贼是贼,将军是官,一个做官的肯定不能有当贼的背景。穆廖东把这点隐藏的这么深也不奇怪。

他也是料定了若水肯定与他是一路人,这才放心大胆的把自己这层身份给说了出来,只是他这嗓门,在这么寂静的陵墓之中,李显也是听得一清二楚。不过想来他也是没打算瞒着李显,如此小心翼翼也只是习惯使然。

若水斜着眼睛看了穆廖东一眼

天下一锅烩  第三百五十八章 出口

,然后回了一句“不是”。在对方脸色骤变刚要说话之前,立马又说道。

“放心。你的身份我是不会告诉别人的~算是报答你给我们指引方向的恩情。另外,我说有出口是因为根据现实情况的推测,跟陵墓本身的风水学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“哦?怎么说?”

李显也在一旁搭了腔。

他其实是有些沮丧的,在这里就只有他们三个人,穆廖东能够指明方向,而若水又有非同寻常的推理能力,而他身为一个新科状元,号称要保护若水的男人,却是除了惊叹至今没能做出什么像样的贡献。就连唯一一个监督穆廖东的工作。也因为若水无意间救了他的命,变得可有可无了,这让他着实感觉自己实在是太没用了。

所以,他这么积极的发问,也是想刷一下自己的存在感。当然,如果能顺着若水的思路,再拓宽一下自己的思维能力那就最好不过了。他不想一直当一个死书呆。

“还记得我师父手中的那个字条么?”

那还是阮樊梨与穆廖东两军对峙的时候,那个传令兵送到的一封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飞鸽传书。经分析,若水以为是误打误撞截下了城中内鬼的信笺,如今结合那个字条的内容,一切就好解释多了。

“当然记得。”

虽然不知道那字条的内容是什么,但是李显对此事还是有些印象的。因为当时阮樊梨的神情凝重焦急。能让这个喜怒不形于色的太妃娘娘如此失态,定然是大事。只可惜他和穆廖东还没有达到取信于太妃娘娘的程度,所以对于字条的内容,可以猜测,却始终没能猜到其具体的内容。

“怎么地,那字条上到底写的是啥?”

之前穆廖东就想偷看,结果还是没能看着。所以这会儿他见若水居然主动提起了这件事,自然也是提起了兴趣。可是,若水根本就没有理会这两个人的意思,自顾自的说道。

“答案就在那个字条上。”

说完,她神秘一笑,便朝穆廖东摆了摆手。

“盯准了你的罗盘,要想活着出去,就看它了。咱们啊~就冲着正西方向走!”

“你这……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那字条到底什么内容啊?”

穆廖东是满肚子的好奇,但是终归还是珍惜自己的小命,开始摇晃起了自己的罗盘。

之前若水就发现,那字条的关键就在于“中区可放”上。当初塔密区为什么无声无息的就陷入了一片恐慌,所有人都怀疑城中有奸细,但是谁也不知道奸细是怎么混进去的,又是什么时候混进去的。如今看来,这地下陵墓,早已成为了敌方渗透阿克苏城的秘密基地了。

既然地方能够一个区域一个区域的制造混乱,那就是说每个区域其实都会有离开这个陵墓的出口。问题就在于,出口在哪。

这个看似很难的问题,其实说起来也简单。因为受这地下陵墓长明灯布阵的影响,一般人没有穆廖东的罗盘,其实很难走出去。唯一的方法就是忽略掉长明灯阵对自己视觉上的影响,坚持往一个方向走,才能走出去。

在方向问题上,如此浩大的地下工程根本没有一个可供指引方向的东西,唯一不会出现偏差的方向就是正方向。可能对方拥有如同穆廖东的罗盘差不多功能的东西,能够辨别方向,所以若水大胆的推断,出口就在以石棺附近那一出口为的正西方向。

香里拉区的出口是如此,塔密区的出口也是如此,而边境线上的出口,定然也是如此!

这些虽然只是推断,但是若水却是对此有着不少的信心。当然,主要他们现在也没别的出路可选,在这种情况下,这一种可能也会被无限的放大开来。未完待续。

百色癫痫病医院费用
酒泉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
朔州治疗男科费用
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预约看病
北京丰益肛肠医院具体多少钱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